设为首页收藏本站SEO博客大全SEO百科SEO服务澳门赌博开户澳门赌博网站 2018世界杯投注平台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从“打信”到“微信”

查看: 231| 评论: 0| 发布者: 炫奇

放大 缩小
简介:文/周建华 编者按:这是我老师写的一篇文章,基本上可以看成是鹰潭地区通讯变化一个缩影。而在细腻的描写之下,浓浓的亲情更是洋溢其中。通讯方式的进步,不是希望缔造“低头族”,而是使亲情联络更加紧密,更加方便 ...
文/周建华

编者按:

这是我老师写的一篇文章,基本上可以看成是鹰潭地区通讯变化一个缩影。而在细腻的描写之下,浓浓的亲情更是洋溢其中。通讯方式的进步,不是希望缔造“低头族”,而是使亲情联络更加紧密,更加方便。

从“打信”到“微信”


1990年孟夏,女儿出生时,我是通过“打信”(捎口信)的方式,给居住在文坊古镇的岳父岳母“报生”(报告生孩子的喜讯)。时光飞逝,去年金秋十月,我因公出差,午夜抵达北京火车站,“打的”未果,“微信”求助远在巴蜀工作的女儿,请她帮我联系“滴滴打车”。这些年,我的家庭联系方式发生的巨大变化,是社会发展的缩影。

一、“打信”报生

1990年5月9日清晨,我女儿在贵溪县人民医院出生,体重五斤八两。我尚未看清女儿长得像谁,母亲就催促我赶快去汽车站“打信”,给岳父岳母“报生”。

从“打信”到“微信”


我骑着一辆破旧的“飞鸽”牌自行车,飞驰在空旷的大街上,欣喜激动,顿时感受到初为人父的责任。到了汽车站,我看见有一辆“贵溪-双圳”的客车,就笑盈盈地上车问道:有到文坊去的人吗?麻烦帮我“打个信”。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热情地回答:我去文坊,有什么事啊?我就说:我女儿出生了,请你帮我“打个信”到金龙酒店。当时,我表舅在文坊汽车站附近开饭店,请他打信给我表舅,再由我表舅到我岳父岳母家里“报生”。

岳母接到“打信”,当天中午就从文坊赶到贵溪人民医院,还抓了两只鸡来“贺生”。岳母说:我接到“龙崽舅舅”的“打信”,就马上就到汽车站等车出来看你们,你生了一个女儿、五斤八两,文坊街上的人全部都晓得了。

二、家庭电话

1995年初春,贵溪县邮电局在原贵溪四中举办安装固定电话的促销活动,团体安装10部电话,每部就可优惠600元,但优惠之后的初装费仍需3000元,这足足相当于我一年的工资。但我还是咬咬牙安装了,实现了“楼上楼下、电灯电话”的共产主义美好愿望。

从“打信”到“微信”


有了电话,生活方便了许多。那时父母和我居住在一起,我姐姐时常会打电话,问候一下父母的身体情况;小舅子也会经常打电话,询问一下我女儿的情况。每次电话铃响,都必须由我五岁的女儿先接电话。有一次,同事打电话委托我代课,女儿正在吃饭,我就先接了电话,她就急得当场在地上打滚。最后是“电话重来,外加给她讲《金刚葫芦娃》等10个小故事”作为补偿,才算平息了这场风波。

过了几个月,我家电话量突然剧增,后来才得知,原来是某单位领导家中电话号码与我家相似。一天晚上,某人接二连三拨打我家电话,我女儿高兴坏了,我就被他烦死了。我告诉他:你打错了,请你再仔细核对一下。他坚持:没错啊,就是这个号码。我也是无语了,于是就说:有什么事情,你说吧……

1997年,我因工作关系调离了原贵溪四中,并于不久后搬离。但我的父母仍然居住在那里,从此,早晨五点钟,我父母时常打电话来。我担心影响女儿休息,每次都是“光着脚”跑过去接电话,他们说帮我“煎了咸肉”、“做了霉豆腐”等。当时,年轻的我不懂父母心;如今已过“知天命之年”的我,方能体会他们的“舐犊之情”。周末,我常带着女儿去看望他们,年迈的父母总是守候在门口,我刚走到二楼的时候,家里的大门就打开了。原来父母周末期间就不出去打麻将,总是站在家里三楼的阳台上瞭望,盼望着我们回家看看。 2010年暮春,老母亲去世,父亲跟随我共同生活,他也时常会到我的三个姐姐家里做客。此后的早晨,家里的电话就再也没有响过。

三、中文“BB”机

1997年冬天,因工作需要,单位给我配备了一个中文“BB”机。那时,男人腰间挂一“BB”机,简直是件令人羡慕的事情。人们接到了寻呼,就立即到附近找固定电话打回去,所以大街上时常会出现四五个人排队回电话的情况。此时,异地恋的年青人,也会主动挂断电话,让其他人先打,择机再叙思念之情。

从“打信”到“微信”


一天早晨,我接到女儿的中文寻呼,“爸爸,把我的红领巾送到学校来”。当时,我女儿在贵溪二小读二年级,学校规定,少先队员必须佩戴红领巾,否则就不能进校门。我接到女儿的寻呼,立即打“摩的”赶到学校,学校正在举行升旗仪式,我看见女儿站在校门外,面对着国旗行少先队员礼。

四、手机、磁卡电话、小灵通

1998年,贵溪市清理公款配备“BB”机和手机(类似于现在的“公车改革”),是年秋天,我在移动公司沿河路营业大厅,购买了一部摩托罗拉翻盖“手机”。

上世纪末,邮电部门分设为邮政、电信、移动等三个部门,不久,“联通公司”应运而生,通讯市场竞争非常激烈。电信部门为了拓展业务,在贵溪城区主要街道,安装了许多“磁卡电话”亭,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普通百姓打电话难的问题,也是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当时,我们一家三口,人手一张50元的“磁卡”。

从“打信”到“微信”


2001年,贵溪市电信局推出了固定电话捆绑“小灵通”业务,“小灵通”价格亲民、实行单向收费(那时手机是双向收费),其话费捆绑计入固定电话。“小灵通”的问世,对于普及移动通讯、降低移动资费,功不可没。从此,“手机”不再是奢侈品,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。是年隆冬,我妻子入手了一部宝蓝色的“小灵通”。那时,帅哥们流行把手机挂在裤带上;美女们喜欢把“小灵通”戴在脖子上。

从“打信”到“微信”


2002年冬天,女儿在贵溪二中读初二,一天晚上下着大雪,女儿和几个同学下晚自习回家,途经东门街道办事处,看见一个老人躺在雪地里,同学们围观了一会,我女儿担心老人会冻死在路边,于是就用路边的“磁卡电话”拨打“110”报警,同时给家里也打了一个电话。过了几分钟,警察叔叔就来了。直到警察叔叔把老人抬上警车,送往医院,同学们才各自回家,这是一个“温暖的冬夜”。

2004年秋季,女儿在贵溪一中读高一年级,我为她买了一部“波导”手机,那时的国产手机质量还是跟不上;2008年秋季,我女儿考入南昌大学,我为她买了一台“笔记本”电脑,当时我们经常在“QQ”上聊天,还网上视频。

2010年,网上流行“开心农场”的游戏,全民“偷菜”,乐此不疲。我妻子也深陷其中,半夜三更如厕的时候,也要去打理一下她的“开心农场”。为此,我女儿发动同学好友,帮她妈妈“种菜”,使她的“开心农场”业绩颇丰,一段时期,她妈妈很是感动。

五、智能手机、滴滴打车、微信支付

2012年,女儿考入四川国税部门工作,我给她买了一部“苹果”智能手机作为奖励;2013年初冬,我才开始使用智能手机,起初很不习惯,听到铃声,就手忙脚乱,时常接不到电话;2014年仲春,我在井冈山培训期间,同行的年轻人帮我安装了“微信”,从此,我和女儿经常“微信聊天”。对于在“微信”上收“红包”,我是无师自通,却不会发“红包”,所以在群里抢了几个“红包”之后,我就不再出手,免得招来“非议”;直到2015年盛夏,我在三清山参加大学毕业三十周年同学聚会的时候,才学会了发“微信红包”。

从“打信”到“微信”


去年金秋,我到北京出差,火车抵达北京西站已是午夜时分。我在车站广场“打的”,许多空车擦肩而过,就是不停,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,“打车”未果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旁边等车的年青人提醒我,要用“滴滴打车”才行。于是我“微信”求助远在巴蜀工作的女儿,请她帮我联系“滴滴打车”。还是那位年青人帮我发了“微信定位”,不到10分钟时间,“滴滴打车”就来了,把我送到了宾馆,“滴滴司机”还不肯收我的车费。后来才知道是女儿在那边帮我已经支付了。

今年春节,女儿给我买了一部国产的“华为”手机,质量很好,她教会了我如何使用“滴滴打车”和“微信支付”。此前,我的“微信钱包”只是用来发“红包”;现在,我买早点的时候,也经常使用“微信支付”,手机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。

2015年,我的大家庭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群名为“相亲相爱一大家”。群主是我家年逾古稀“老泰山”,群主每天在群中巡逻,发现喜事他就赋诗鼓励;群里最小的成员“小南兮”,还不到两周岁(2016年7月出生),是我小舅子的二胎女儿,她是“网红”。我两个舅子的儿子都在读大学,小姨子的女儿今年参加高考,他们在群里基本上是“潜水员”,只有发“红包”的时候,才会“出手”。前不久,我的老姐也学会了玩“微信”,但她们只会在朋友圈点赞,却不知道如何转发和评论;只要是我发的朋友圈,她们就点赞,即使我在朋友圈中发路上堵车的消息,她们也点赞,表明娘家人支持我的坚定立场。

从“打信”到“微信”


“闲云潭影日悠悠,物换星移几度秋”。几千年来,人们传递信息的方式发生了质的变化,从古代的“烽火狼烟”、“驿站传书”;到现在的“电报电话”、“手机微信”,使神话中的“顺风耳”、“千里眼”变成了现实。

“家是最小国、国是千万家”。弹指一挥间,迎来了改革开放四十周年,人们现在的美好生活,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“邓公”。当我骑着漂亮的“共享单车”,行驶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,当年给女儿“打信报生”的情景,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昨天;当我坐在飞驰的高铁上,与远在巴蜀工作的女儿“微信视频”的时候,千里之遥,仿佛近在咫尺。

这些年,我家庭联系方式发生的巨大变化,是社会发展的一个缩影,改革开放的成果,惠及着13亿中国人民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SEO研究协会网官方发声,对观点有疑义请先联系作者本人进行修改,若内容非法请联系平台管理员。更多相关资讯,请到SEO研究协会网www.seoxiehui.cn学习互联网营销技术请到巨推学院www.jutuiedu.com。

惊呆

大哭

感动

晕倒

口水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文章排行

TOP ARTICLES

返回顶部